hemidemisemi

悖悖论:

(4gif)

我倒更希望这个漫画的寓意是

不要随随便便生孩子

总之,我又多了个偷懒的借口

悖悖论:

0:当我们讨论哲学101时,记住,这些玩意已经吵了几百几千年了,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care你怎么想


思想实验:如果有一种造物,物理构成与外在表现与人类一模一样,但他们的内在体验是幸福的?


尼采的永恒轮回说最让我喜欢的地方是这意味着他要不断地再次被莎乐美拒绝,永远,永远。


如何当一个存在主义者:

1.读加缪和尼采的名言

2.用这些名言撩妹

3.对自己的孤独感到绝望


如何过上本真的生活:

1.把时间花在创造你真正信仰的东西上

2.投胎成一个富二代以能够做到第一条


什么是自由?

康德:保持理性

萨特:保持本真

尼采:保持做你自己

加缪:保持尽可能地变得更酷


哲学家面临的难题:

300 BC:运动如何成为可能?

800:上帝能否是全知的?

1600:我们能知道什么?

2016:我如何搞到经费?


苏格拉底在成语大赛

苏格拉底:正意凌然

评委:是“正义凛然”!

苏格拉底:哇哦,看来你真的很了解正义,那么为我解答几个问题肯定不成问题…


哲学史上的伟大时刻:

1.亚里士多德形式化逻辑

2.笛卡尔发现一个可以确定的事实

3.加缪第一次让哲学变得性感


哲学史上最大的误解:

1.尼采是虚无主义者

2.库恩反科学

3.安兰德是哲学家

4.德里达值得一读


学术诚实的哲学家:

罗素悖论毁了自己的工作

维特根斯坦否定了《逻辑哲学论》

加缪承认他确实就是那么性感


[罢工的哲学家]

“我们想要什么?”

“想要理解世界!”

“什么时候就要”

“时间只是幻觉!”


如何当个好的哲学家:

1.广泛阅读

2.质疑一切

3.闭上你谈论量子力学的臭嘴,你只是在尴尬你自己


怎样读哲学:

1.打开书

2.“呵呵,他不同意我的观点,他肯定是错的”

3.关上书,换一本


什么是你永远无法知道的?

笛卡尔:如果你的感觉欺骗了你

康德:物自体

叔本华:为毛黑格尔那么红


哲学史上最伟大的灵感瞬间:

1.阿维森纳读了亚里士多德

2.康德读了休谟

3.马克思读了黑格尔

4.齐泽克看了功夫熊猫


如何写一部存在主义小说:

1.30年代初期白人小哥社会孤立并苦闷

2.没有真正的剧情

3.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如果你的孩子哭个不停,不要叱责他们,而要把这当做一个教育的机会,教给他们生命本来就是痛苦的并且宇宙不care。


共产主义在理论上很美,但实践中通常只是终结在CIA资助的军事政变中


我怎么知道自己不是生活在一个模拟的世界

好吧,为毛会有人想要模拟我这么无聊的人生?


尼采诞辰庆祝活动:

今天一整天我们只说尼采说过的话,也许别人会觉得你是变态,但是没关系的毕竟他们都是些傻逼绵羊


哲学家和疯子的区别在于哲学家有好的理由来相信自己那些疯癫的想法


记住,当你迟到时,可以提醒那个等你的人时间只是幻觉,这样你就可以多为自己添一个麻烦了


我很好奇是否会有先进的外星智慧生命,他们的打印机会比完全不用多常用一点点


我们必须想象西西弗斯是幸福的?我甚至不能想象自己是幸福的


成为一只蝙蝠会是怎样的体验?我不知道,也许跟其他任何都一样——屎一样。


当我凝视深渊……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深渊是否在凝视着我,因为你很难说清楚深渊到底在看向哪里

深渊:老子的眼睛在这!


苏格拉底在现代肯定是那种万圣节的变态,打开门跟小盆友说:我这里没有糖果,但你知道什么比糖果更棒吗?智慧!


——均译自存在主义漫画(Existential Comics)的Facebook和Twitter

大京石匝:

『葬礼2』

“他永远的离我们而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是蝓:

Demons run when fangirls go to fantasy

最近都没有更新,磕cp磕得如痴如醉……(有脸)
脆皮鸭是人类文明的宝藏

又有谁不喜欢!!!

Par:

我爱蓝色的血

水仙好啊!!!!!!!

samo:

【康·什么都舔·纳】画照片

Fake Plastic Trees:

【翻译】发现了瑰宝,@correctdbh这个推上的段子都太可爱了 

※摸到电脑了把授权和链接补上,原推地址:https://mobile.twitter.com/correctdbh


_


爱丽丝:我能骂脏话吗?

卡拉:当然爱丽丝,我准你骂脏话

爱丽丝:fu

卡拉:继续啊

爱丽丝:我紧张


_


康纳:副队长!过来一下!

汉克:我忙着呢康纳!

康纳:状况很紧急!

[汉克走过去,康纳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递给他。]

汉克:…

汉克:你他妈又来

汉克:[点击“我不是机器人”]

康纳:谢谢你。

汉克:我恨你。


_


康纳:我是仿生人RK800,我的序列号是687-899-150。

马库斯:我是马库斯。

康纳:哦,我们得用化名是吗?那我是康纳。


-


康纳:“困乎乎”听上去比“困倦”更可爱。大家都应该说“困乎乎”而不是“困倦”。

汉克:你这堆屁话让我困乎乎的了,康纳。


_



汉克:现在才4点,你到底为什么要在这么大清早的做巧克力布丁?

康纳:因为我已经个异常仿生人了,我的生活已经脱离我掌控了。


_


康纳:汉克,拳我!(*原文Fist me,污梗,拳那啥交)

汉克:什么鬼?

康纳:[伸出拳头准备碰拳]

汉克:操他妈的上帝啊



_


康纳:你最喜欢哪部电影,副队长?

汉克:终结者。

康纳:我能问问为什么吗?

汉克:它能引起我的共鸣。

康纳:怎么引起?

汉克:我在试图摆脱一个机器人。


_


汉克:我告诉你,我挑选搭档的标准是非常高的。

康纳:我喜欢狗。

汉克[惊慌]:操,他符合我的所有标准。


-



汉克:我不管别人怎么说,反正奥利奥的中间那部分是最好的。

康纳:光和影是相辅相成的,两者都不能脱离对方独立存在。

汉克:哟,苏格拉底,这他妈就是块饼干。


_



康纳:[看见有人做了蠢事]

康纳:真是个傻瓜

康纳:[意识到那是汉克]

康纳:哦那是我家的傻瓜



_



康纳:你最大的恐惧是什么?

汉克:失去我爱的人。

康纳:你回答的太深刻了。我最大的恐惧是失去我最爱的领带,但我现在开始觉得这有点蠢了。


_



汉克:我胖了

康纳:你并不肥胖,副队长,你非常英俊,你应该对此再乐观一些。

汉克:操,我只是说我胖,又没说我丑


_


康纳:你的咖啡,副队长。

汉克:谢了,康纳。[啜一口]

盖文:我那杯咖啡呢塑料块?!

康纳:我很抱歉,但我只能给安德森副队长倒咖啡。

盖文:谁规定的?

康纳:我。

汉克:[继续啜]


_


汉克:我讨厌你们仿生人

康纳:你好副队长

汉克:我讨厌你们大部分仿生人


_


康纳:我只在乎一件事,就是完成我的任务。

汉克:[挥手]

康纳:我只在乎两件事。


_



[汉克醉醺醺地回家。]

康纳:汉克!你都醉成这样了!

汉克:我没醉

康纳:不你醉了

汉克:我他妈没醉!

康纳:你还能认得时间吗?(*原文"Can you tell the time?",双关)

汉克:当然

汉克[转向时钟,伸手指着它]:我告诉你,我他妈没醉


_



康纳:[在汉克洗澡时拉开浴帘]

康纳:副队长,我们——别尖叫了,副队长,是我——我们又有一起异常仿生人的案子了。


_



康纳:拜托汉克

汉克:不行,康纳

康纳:汉克拜托,我会哭的

汉克:操,行,你可以给相扑系蝴蝶结领带


_



康纳:副队长,你想要什么样的咖啡?

汉克:和我的灵魂一样黑一样苦。

康纳[对着侍者]:来一杯牛奶,谢谢。


_


康纳:副队长,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汉克:康纳,我他妈看起来像谷歌吗?

康纳:并不,你没有那么友好,而且人们也很少偏向于使用你。我认为你更像雅虎。

汉克:操


_


汉克[拿着一个瓶子]:这是威士忌还是香水?

康纳:[拿过去一饮而尽]

康纳:是香水。


_



康纳[拿起刀]:我们多的是办法让你这种渣滓开口。

[切开蛋糕]

异常仿生人:我能来一块吗——

康纳:不招供就没蛋糕吃。


_


汉克:别担心,我有许可证。

汉克:[拿出许可证]

康纳:可这上面只写了“我他妈想干嘛干嘛。”



_


汉克:我的仿生人走丢了,我能搞个寻人启事吗?

汉克[对着扩音器]:再见了小混蛋。





大梨子愛喝水:

先走新浪吧

第二張還沒解屏先一樣走新浪吧

lof居然可以贴图啦感天动地!!! 
希望这里也能顺利不翻车wwwww
大佬们不要忍耐了小车开起来!肉吃不够哇QQQ

佚川:

更新汇总了一下最近看的俄国作家们 

Blickpunkt音乐剧杂志专访Oedo Kuipers:“他不愿被约束”

Into the Groves:



Blickpunkt音乐剧杂志(BP):您在维也纳感觉如何?


Oedo KuipersOK):挺好的,不过我眼下在维也纳就认识我自己的住处和剧院。(笑)可惜最近我并没有时间好好领略这座城市的魅力,但目前我所感受到的维也纳各方各面都非常赞:历史建筑啦,文化啦,音乐啦,等等。这周四我们会去莫扎特故居做一次特别的参观,真是令人非常兴奋;对于我的角色研究来说应该也非常有意思。


BP您是不是一开始就将音乐剧作为您的理想职业呢?


OK并不是!一开始我和所有人一样,想当警察或者飞行员,更早的时候其实最想当消防员——当年的我觉得消防员可酷炫了!有好多年我都坚信自己以后会成为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为此我还去学了一年体育,可惜最后也没成。对于唱歌我也一直都有兴趣,后来就碰上了这个电视选秀节目。在节目里PiaDouwes告诉我,我很有天赋,但需要这方面的系统训练,她也很期待在音乐剧这个行业里再次见到我。现在我特别希望能有机会在维也纳和Pia见面,这样我就可以跟她说:“嗨,我来啦!”


嗯,于是从那之后我就开始了音乐剧的专业训练。


BP您有最喜欢的一部音乐剧吗?


OK有好多剧我都相当喜欢,不过最喜欢的还是《西贡小姐》和《秘密花园》。


BP对于刚刚毕业两年的您来说,以主演《莫扎特》作为职业生涯闪电般的开始感觉如何?


OK哇哦!担任主演这自然是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当然随之而来的还有巨大的责任。有时我也会想,为什么一定是我呢?为什么不是其他更有经验的人呢?但我相信,凭借我所接受到的良好训练,我可以胜任这份工作。


BP您和《莫扎特》这部剧有什么特别的缘分吗?


OK当时看到试镜通告的时候我在想:嗯,这部剧我之前听过,里面有些歌我上学时也唱过。但我对于莫扎特这个角色并不感兴趣,因为我根本没想过有朝一日我也可以演这个角色。所以说大概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缘分可言。


BP那您之后是直接报名竞争了沃尔夫冈·莫扎特这个角色吗?


OK并没有,不过在试镜过程中我也尝试着往这个方向努力了一下,表示我就像他们想要的那样,身上确实有一些莫扎特的特质,嗯,然后我就得到了这个角色。


BP尽管您最近一定经常被问到这个问题,但我还是想再次问一下:您身上有什么和莫扎特的共通之处吗?


OK我觉得我和莫扎特的相似之处,其实也是和很多年轻人所共通的地方,就是都面临着成长过程中的种种问题,关于责任的难题。莫扎特是个才华横溢的天才,人们对他的天赋赞赏有加,于是忽然他生命中的每个人都开始来告诉他,他应该做什么。这让他的日子很难过,他不愿被约束。


BP所以您的意思是说,对于您来讲有时候循规蹈矩也很难?


OK特别是我现在从事着这样一份需要自我约束的工作,这确实挺难的!不过我其实早在十三四岁的时候就有所体会了。那会儿我对上学真的毫无兴趣,所以成绩自然也不是很好看。尽管如此,我当时就是很懒,比起学习我宁愿做点别的我更感兴趣的事儿。但莫扎特拒绝服从他人的约束不是因为懒,他只是想实现自己的想法和意愿。


BP《莫扎特》这部音乐剧是否在某种程度上对您有特殊的挑战呢?


OK有啊,一边唱着highb的高音一边推钢琴我觉得就很有挑战性。(笑)我觉得沃尔夫冈·莫扎特可以说是音乐剧中最难扮演的角色之一了,这个角色唱段众多,而且情绪波动很大。因此在诠释的过程中必须注意不能在角色中迷失自我,而要在表现情感的同时保证技术上的准确度。这个角色同样对体力有着极大的消耗,有好多次我都在剧中需要弹钢琴的段落直接给自己标上“摔到钢琴前”……所以说挑战确实是有的,毕竟我扮演的是一个丰富的角色,毕竟我扮演的是莫扎特。


BP您之前提到了这个角色给您带来的巨大的责任感,请问您在舞台下的生活中是如何应对这份压力的呢?


OK回到家里的时候我会放松自己,尽量不去想这份重任。我觉得如果真的把这种情况看作是沉重的负担的话,那还是从一开始就不要接手比较好。能够有机会扮演这样一个角色对我来讲是巨大的荣耀。当然我同样需要剧组其他成员的支持。曾经有一位好同事对我说过这样一句非常重要的话:“主角们收获的掌声实际上是献给整个剧组的。”因此我非常高兴能成为这个剧组的一员,和大家一起创造和谐愉快的工作气氛。


BP您觉得您之前一年的体育学习对您的音乐剧训练有帮助吗?比如在舞蹈方面……


OK实际上我们的音乐剧训练重点一直是声乐和表演,因此体育学习在这方面对我实在帮助不大,我也一样经历了从足球场和柔道垫忽然转战舞蹈房的迷茫。我身体协调性当然还算不错,可我真的不是个好舞者。


我觉得《莫扎特》就是我最想演的那种剧,无论是在声乐方面还是表演方面都非常具有挑战性,这种剧对我来讲简直再适合不过。


BP在前期准备的阶段您看过这部剧1999年维也纳原版的视频资料吗?


OK看过,一开始我看了不少相关材料,后来我告诉自己必须停下——毕竟我们现在面对的是一个全新的制作。我很清楚自己非常擅长模仿别人,因此我始终带着一种尽可能开放的态度投入到排练之中。在录音室视频的录制过程中SylvesterLevay也告诉我,他不想让我复制前人的风格,而是希望和我一起创造一个“属于我的”莫扎特。我们的导演HarryKupfer也在排练中给了我很多自由尝试的空间,这让我特别开心。所以这版中莫扎特是真真正正“属于我的”莫扎特,我觉得真的挺酷的。


BP那么排练开始之前您有没有提前进行额外的准备呢?还是直接等待排练开始?


OK在歌曲的演唱方面我事先已经进行了非常详尽的准备,这样一个技术性的基础可以让我对自己的水平有所了解,这样在之后的联排中我就可以专注于表演,同时在演唱上进行更多的尝试。过程中一次两次的失误当然在所难免,不过这正是排练的意义所在。但如果没有这样一个技术性的基础在,后面的这些都是不可能发生的。


BP在排练过程中您有没有感受到来自团队的压力呢?毕竟与您合作的都是有着多年舞台经验的演员,而您刚刚毕业不久,就要在这样的一部剧里担当主演……


OK完全没有!这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团队,而当我有问题需要解答的时候,那些有经验的演员也很乐意帮助我。


BP和《伊丽莎白》多年来的情况有些相似的是,从来没有一个奥地利人在《莫扎特》中扮演沃尔夫冈·莫扎特这一角色,您之前有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呢?


OK没,这是第一次诶……啊,我不知道……我希望维也纳的舞台已经准备好再迎接一个荷兰人了吧。(笑)


BP沃尔夫冈·莫扎特这个角色最让您激动的是哪点?


OK他的天真。他对自己的天才心知肚明。莫扎特的童年在四处巡演的长途奔波中支离破碎地度过,而这样的经历使得他无法与现实世界建立联系,这对于孩子的成长毫无益处。我觉得在这点上人们可以将莫扎特与现在的童星进行类比,他在远离现实的情况下度过了整个童年,忽然之间便被真实生活打击得措手不及:母亲不幸去世,不得不完成的作品,妻子离他而去,他自己又负债累累……


BP所以您同样很享受在舞台上演出人物精神失常的一面?


OK是的。我认为当人物展示出疯狂或者邪恶的一面时,观众必须理解背后的原因何在。演员应当让观众能够在理解角色的基础之上,通过这种疯狂与失常对角色产生同情。这对我来说是非常有趣的体验。


BP这部剧里您最喜欢的片段是?


OK单从音乐角度来讲是《王子远去(DerPrinz ist fort)》。《MozartsVerwirrung》对我来说也是非常精彩,非常复杂的一场戏。


BP我最初参观排练的时候,我记得您有坐在钢琴前,所以您演出时也会在台上现场弹钢琴吗?


OK对。


BP那您一直会演奏乐器?


OK钢琴我是接受音乐剧训练之后开始学的。之前我在交响乐团里演奏过铜管乐器——我吹了10年的小低音号。


BP想到即将到来的首演,您是否已经十分激动了呢?


OK排练目前还没有结束,我现在想到的只有哪里还没有完成,不过对于我们演出的成功我非常自信。


BP关于这次的演出还要请您再为我们多透露一些:为什么一定要来看这次在维也纳上演的新版《莫扎特》呢?


OK:因为它与之前一版的制作相比更加新颖。全新的演员阵容,全新的想法,沃尔夫冈和康斯坦丝之间甚至还有一首全新的情歌对唱,主创团队也和演员们一起尝试以全新的视角重新审视这部音乐剧与莫扎特其人。因此这次的演出绝对不容错过。